Menu

A

|

A

谨记“常规”,化腐朽为神奇

昨天读到Dave Morin的一篇文章,谈到设计的哲学,很有共鸣。

在设计师创造出作品之前,我们的起点并非从“全新”开始。我们需要从以往的阅历中寻找依附的“常规”,基于对常规的深入剖析,发现关键问题,找到巧妙的解决方案,付诸实现,反复修正,直到卓越。

很多设计师特别崇尚创新,然而在没有真正理解创新的时候,盲目崇拜形式主义,使得浮躁的风气泛滥。很多人将好的设计模式、设计效果、甚至技术名词到处张冠李戴,夸大表层现象的影响力,到头来忽视了对问题或产品本源的理解和挖掘,没有解决实质的问题,反而创造出了不伦不类的体验解决方案。

Davi Morin的文章简单阐述了这个日本的设计哲学,欢迎大家阅读。它更激起了我对日本文化的好奇。看来又要补课了~!

Dave Morin,原载于Medium。

我经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,“你觉得某某社交 App 怎么样?” 通常接着下一个问题就是,你通常如何设计一款社交 App?对此我常从“Super Normal”的故事聊起,它是我最喜欢的日本设计哲学。

在设计产品时,人们思维的起点并非一个全新的事物。对这个世界来讲,你新想到的新产品或概念只是个“常规化”(Normal)东西,然后慢慢来修正它,最终它会成长为一个化腐朽为神奇 (Super Normal) 的存在。

比如,现在要你设计一个日常生活中用的、但颇具创意的金属桶,最初的时候你脑子里呈现的应该还是一只金属桶。我们熟知的金属桶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其实是多年来演化的结果。它通常由经久耐用的金属制成;表面作了波纹处理,方便抓握拿放;还有一个弯曲的金属柄使得它方便单手提放。这种设计很实用。

按照 Super Normal 的思路,我们应当从研究司空见惯的事物开始,然后向自己发问:目前的设计存在哪些关键问题?在金属桶的案例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。第一,当桶里装满水时,金属手柄会切到肉里;其次,装满冷水时金属表面触感冰冷;三呢,倒水时很难控制水流,因此容易洒水。

在考虑清楚这些问题的基础上,我们再来提出一些可能改进金属桶的创新点。首先呢,为金属手柄加一层塑料壳,扩大受力面积提起来会更舒服;其次,为整个桶身增加一层隔温层,这样提冷水还是热水都没问题了;第三,在侧边设计一个喷嘴,方便控制水流,就不会洒水了。

接下来我们让消费者来检验这只桶,它看起来还是一个桶,乍看之下熟悉而普通。但在交互行为发生的时候,产生的却是全新的体验。用户很开心是因为我们改变了他们关于一只桶的既定世界观。

同样的规则也适用社交软件的设计和创新。我们往往会在起点上犯错,要加大成功的概率,要从他们习惯的概念出发。加好友、关注、标签、发布、分享、喜欢、评论、聊天、编辑、上传、下载等概念都在其列。

在过去数十年内,以上每个概念都已被社交软件实践过几百亿次了。首次开发一个新版社交 App 要从这些常规概念做起,随后
你加入原创性的调整。市场上成功的产品已然验证了这点。

Friendster 就是交友 ;
Myspace 让你粉你最喜爱的乐队。
Facebook 定位是大学生交友(然后才是面向全世界);
LinkedIn 是职业社交网络; NextDoor 是个在线邻里社区;
Twitter 是个 140 字的微博客;
Tumblr 通过 5 种媒介形态表达内容;
Yammer 是面向同事们写微博;
Instagram 通过美丽的滤镜分享照片;
Path 的好友圈子至多不超过 150 人;
Snapchat 上的照片 10 秒钟后即焚;
Mac 是一个能够运行图形界面 App 个人电脑;
iPod 是个装着 1000 首歌的转轮交互界面 MP3 播放器;
iPhone 是个能够运行触摸式 App 的多点触控智能手机;
Tesla 是一个装了电力引掣的和多点触控屏幕的汽车;

在其中每一个案例中,创新者都不是开创了这个类别。他们都是从常规事物基础上加以改造的。这些创新解决了“常规”使用场景下的某个关键问题。有时候,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与科技如何交互。有时,实用性和创意性可以通过增加限制条件来提升。有时需要适时地去掉某些限制条件;有时候,科技给予我们一种全新的交互情境。

在每个应用案例中,创新者都是在这些被重复过数十亿次的概念的基础上来施工的。太多情况下,我们会犯执意将这些概念放在产品中,于是这样的字眼也就出现在交互界面中,但对用户而言并没有实际意义。作为一个资源有限的创新者,打造一个全新的概念是不划算的。通过消除用户参与进新交互方式的障碍,每个产品都能释放巨大的价值。

作为创新者,我们需要不断感知用户对创新的需求,这让整个创新过程压力山大。在开发新项目的过程中,我往往谨记这一简单的哲学。时常问问自己:什么是“常规”的?我们怎样才能使之化腐朽为神奇?

谨记“常规”,化腐朽为神奇

昨天读到Dave Morin的一篇文章,谈到设计的哲学,很有共鸣。

在设计师创造出作品之前,我们的起点并非从“全新”开始。我们需要从以往的阅历中寻找依附的“常规”,基于对常规的深入剖析,发现关键问题,找到巧妙的解决方案,付诸实现,反复修正,直到卓越。

很多设计师特别崇尚创新,然而在没有真正理解创新的时候,盲目崇拜形式主义,使得浮躁的风气泛滥。很多人将好的设计模式、设计效果、甚至技术名词到处张冠李戴,夸大表层现象的影响力,到头来忽视了对问题或产品本源的理解和挖掘,没有解决实质的问题,反而创造出了不伦不类的体验解决方案。

Davi Morin的文章简单阐述了这个日本的设计哲学,欢迎大家阅读。它更激起了我对日本文化的好奇。看来又要补课了~!

Dave Morin,原载于Medium。

我经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,“你觉得某某社交 App 怎么样?” 通常接着下一个问题就是,你通常如何设计一款社交 App?对此我常从“Super Normal”的故事聊起,它是我最喜欢的日本设计哲学。

在设计产品时,人们思维的起点并非一个全新的事物。对这个世界来讲,你新想到的新产品或概念只是个“常规化”(Normal)东西,然后慢慢来修正它,最终它会成长为一个化腐朽为神奇 (Super Normal) 的存在。

比如,现在要你设计一个日常生活中用的、但颇具创意的金属桶,最初的时候你脑子里呈现的应该还是一只金属桶。我们熟知的金属桶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其实是多年来演化的结果。它通常由经久耐用的金属制成;表面作了波纹处理,方便抓握拿放;还有一个弯曲的金属柄使得它方便单手提放。这种设计很实用。

按照 Super Normal 的思路,我们应当从研究司空见惯的事物开始,然后向自己发问:目前的设计存在哪些关键问题?在金属桶的案例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。第一,当桶里装满水时,金属手柄会切到肉里;其次,装满冷水时金属表面触感冰冷;三呢,倒水时很难控制水流,因此容易洒水。

在考虑清楚这些问题的基础上,我们再来提出一些可能改进金属桶的创新点。首先呢,为金属手柄加一层塑料壳,扩大受力面积提起来会更舒服;其次,为整个桶身增加一层隔温层,这样提冷水还是热水都没问题了;第三,在侧边设计一个喷嘴,方便控制水流,就不会洒水了。

接下来我们让消费者来检验这只桶,它看起来还是一个桶,乍看之下熟悉而普通。但在交互行为发生的时候,产生的却是全新的体验。用户很开心是因为我们改变了他们关于一只桶的既定世界观。

同样的规则也适用社交软件的设计和创新。我们往往会在起点上犯错,要加大成功的概率,要从他们习惯的概念出发。加好友、关注、标签、发布、分享、喜欢、评论、聊天、编辑、上传、下载等概念都在其列。

在过去数十年内,以上每个概念都已被社交软件实践过几百亿次了。首次开发一个新版社交 App 要从这些常规概念做起,随后
你加入原创性的调整。市场上成功的产品已然验证了这点。

Friendster 就是交友 ;
Myspace 让你粉你最喜爱的乐队。
Facebook 定位是大学生交友(然后才是面向全世界);
LinkedIn 是职业社交网络; NextDoor 是个在线邻里社区;
Twitter 是个 140 字的微博客;
Tumblr 通过 5 种媒介形态表达内容;
Yammer 是面向同事们写微博;
Instagram 通过美丽的滤镜分享照片;
Path 的好友圈子至多不超过 150 人;
Snapchat 上的照片 10 秒钟后即焚;
Mac 是一个能够运行图形界面 App 个人电脑;
iPod 是个装着 1000 首歌的转轮交互界面 MP3 播放器;
iPhone 是个能够运行触摸式 App 的多点触控智能手机;
Tesla 是一个装了电力引掣的和多点触控屏幕的汽车;

在其中每一个案例中,创新者都不是开创了这个类别。他们都是从常规事物基础上加以改造的。这些创新解决了“常规”使用场景下的某个关键问题。有时候,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与科技如何交互。有时,实用性和创意性可以通过增加限制条件来提升。有时需要适时地去掉某些限制条件;有时候,科技给予我们一种全新的交互情境。

在每个应用案例中,创新者都是在这些被重复过数十亿次的概念的基础上来施工的。太多情况下,我们会犯执意将这些概念放在产品中,于是这样的字眼也就出现在交互界面中,但对用户而言并没有实际意义。作为一个资源有限的创新者,打造一个全新的概念是不划算的。通过消除用户参与进新交互方式的障碍,每个产品都能释放巨大的价值。

作为创新者,我们需要不断感知用户对创新的需求,这让整个创新过程压力山大。在开发新项目的过程中,我往往谨记这一简单的哲学。时常问问自己:什么是“常规”的?我们怎样才能使之化腐朽为神奇?

没有评论

来说两句吧~

如果你愿意留言,我会非常感激。
你的邮箱不会被透露给第三方。